<menuitem id="5vpfr"><strike id="5vpfr"><listing id="5vpfr"></listing></strike></menuitem><cite id="5vpfr"></cite>
<var id="5vpfr"></var><var id="5vpfr"></var>
<thead id="5vpfr"><dl id="5vpfr"></dl></thead>
<var id="5vpfr"></var>
<thead id="5vpfr"></thead>
<ins id="5vpfr"><span id="5vpfr"><listing id="5vpfr"></listing></span></ins>
<thead id="5vpfr"><dl id="5vpfr"><progress id="5vpfr"></progress></dl></thead>
<var id="5vpfr"><strike id="5vpfr"><listing id="5vpfr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5vpfr"><video id="5vpfr"></video></var><cite id="5vpfr"></cite>
<cite id="5vpfr"><strike id="5vpfr"><thead id="5vpfr"></thead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5vpfr"></var>
樓主: 白永生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驢友讀書文摘(不斷積累中、歡迎跟帖美文--冬夜(艾蕪)

[復制鏈接]
41
 樓主| 發表于 2009-6-9 23:32:51 | 只看該作者
殺豬謠
2007-1-17 14:46:00 作者:邢思潔 來源:本站
  家鄉風俗,過年必殺一口豬。我不知道這個風俗怎樣來的,大概是在原始社會,從有了養殖業就開始了吧!

  我家的大白豬是春上買的豬娃。買它的時候,爹刮著小豬的鼻子說:“買你是準備明年過年哩。”

  豬娃臥在賣主的籮筐里,小眼睛閃著靈光,一嘴的乳毛奶氣。賣主一遍一遍地撥拉它,好像很疼它。豬娃像一個白白凈凈的幼兒,它是血統高貴的長白豬崽。

  爹看好了它,付了所有的錢,豬娃被一條小繩牽扯進了我家。爹把它拴在槐樹上,系繩的腿亂扒,它在地上打窩,還偷偷摸摸看著我們。我們去摸它,泥星子濺一臉。它突然想起這個地方不對勁,不是老家,就很不滿,就哼哼唧唧找媽媽。我們給它食,它拱,給它水,它拱。給它一捧麥秸稻草,它無奈地打個窩臥里邊了。

  這一天,小白豬的行動改變了我原來對豬的不良印象,感到豬也很有志氣。由于豬娃不吃不喝,第二天肚子就干癟得像一條鯽魚。它堅持著、吵鬧著要回到老家里去。它變得很不好看了,但也不丑,它很愛干凈,保持了貴族的習慣,每天都跳進水坑中洗,把一身毛洗白。

  它很想家。幾天后,它偷偷逃出了圈。出了村它卻找不到回老家的路,在村外的麥地里住,我們把它捉回來,它才吃食,眼淚汪汪的,終于認了這個新家。

  小白豬的活動范圍是一個大的水坑與一個糞土堆。被系的腿腫得明溜溜的,拖一條小繩,它大部分時間臥著,站起來三條腿亂顫,它瘦得爬不過糞堆去。

  爹對我說:“好好喂,等長大咱好過年。”

  小白豬一聽這話,立即豎起了耳朵,哼哼唧唧地表示反抗。

  我常常偷隊里的白菜葉喂它,我騎在豬圈上看它,我們熟識了。

  我在唱一首流行的歌謠:“小針扎,扎米花,有親戚,來到家。搬個板凳,你坐下,拿個煙袋你哈哈。俺到家后逮雞殺。雞說:半夜打鳴喉嚨啞,你咋不殺那個馬?馬說:備上鞍子上九州,你咋不殺那個牛?牛說:耕田犁地不能歇,你咋不殺那個鱉?鱉說:不吃你的糧,不住你的房,你咋不殺那個羊?羊說:吃齋好善不改口,你咋不殺那個狗?狗說:看家守門不敢逃,你咋不殺那個貓?貓說:捉老鼠鉆了一頭泥,你咋不殺那個驢?驢說:推套磨,落麥麩,你咋不殺那個豬?

  豬說:你殺俺,俺不怪,俺是陽間一道菜!”唱到這兒,我的眼有些濕了,有一種隱隱的悲傷。

  白豬好像聽明白了,受到了教育,知道了自己的價值,它吃得歡了,它要吃肥些,好讓我們過上肥年呢。

  春天過去,夏季到來。豬已長到一百多斤,是一個健美的公豬。它已經發育成熟了,騷動著它的長嘴巴,像一把鐵锨,把圈里泥土翻了一個遍。偶爾有鄰居家的豬串門,它都非常熱情。一天,它爬過了一米多高的墻逃了出去。它要戀愛啦。

  我們找到家后的菜園,見它在菜園旁的墻頭下,雪白雪白的,像一個白馬王子。墻下的菜地有幾頭母豬在拱蘿卜。一見有人來,大白豬發出警告,其他幾頭豬“呼”地鉆進了玉米地。

  下午,我在打麥場空地上找到了它,它正跟一頭美麗的母豬小花在一起敘話,很親密。

  爹說:“該閹了,豬不閹長不肥。”

  閹?我想起古人通過這個辦法能把人變成太監,人要把它變成一頭菜豬。

  閹豬人是一個騎自行車的名醫,叫老成,他的職業標志是自行車頭上掛面三角小紅旗,不知表達的什么意思,大概含有閹豬就是愛國的含義吧。

  閹一個豬手工費五角錢,加一盒“豐收煙”。

  老成是熟人了,進村不講價。他見了我家的大白豬,一個蹩子就把白豬放倒,一條腿壓身上,豬嘴上扎了麻繩才說:“這豬該留種,這種大豬很少見,閹了有些可惜。”

  我拽著豬腿幫腔:“可惜!就留下吧。”

  爹瞪我一眼說:“不閹,過年吃豬皮嗎?”

  老成用手攥著豬卵子,卵子上血管像紅線,軟皮哆哆嗦嗦的。老成取下夾耳上的尖刀,在白豬那鼓起的肉團上劃一個十字。血流下來,老成變紅的手捅進了卵子,用兩指對準那紅肌肉就是幾刀,一團肉被掏了出來,甩到了路邊的泡桐葉上。

  白豬的四蹄反扳著,嘴巴已被強大的壓力壓進土中,它無奈地失去了自己的卵子,成了個菜豬。老成洗洗手收下五毛錢和一盒煙,他當場拆了發給每人一支。他點了煙說:

  “這豬閹了可惜,我還沒見過這么好的公豬。”

  爹說,我家又不想留種豬,整曰騷氣沖天的,沒人操心。這豬是過年用的菜。

  老成走時沒忘包起泡桐葉里的豬卵子,他的臉紅撲撲的都是豬蛋補的。村民說這個老成能活一百歲。大家都很羨慕老成。

  我看見閹后的白豬失去了威風,很快縮成了一團白刺猬,后腿間是淤成一團的血污。白豬萎縮著被趕進豬圈,連著三天,它沒有吃食。第四天,它的“女朋友”小花銜來塊西瓜皮,大白豬一臉羞愧地接了過來,流下兩行熱淚。

  閹過一個月,白豬開始上膘了,也溫順了,它整曰吃了睡,睡了吃。惟一的活動是爬上糞堆尿尿,臉色白凈得像個老太監。

  過了秋天,到了紅薯季節,它吃紅薯后一天長了兩斤。它長得像一頭白色的大象,尖鬃毛立著,大肚子一搖一搖的,豬圈幾乎盛不下它了。

  到了臘八,也到了殺豬的曰子。村口的空地挖了一個土坑,架上了一口大鐵鍋,每家都牽來了自己的豬,等待宰殺。排到殺我家的白豬,已到了臘月二十,天陰沉沉的,冷風打著村口的柴垛,一股股濃烈的腥臊味。大鍋旁圍了一大群閑人,能幫忙的人站在圈里,看熱鬧的人站在圈外,小孩子歡天喜地在比賽吹豬泡。我爹把大白豬牽扯上了大木條板。

  大白豬用留戀的眼光看了看四周,看了看我,然后絕望地倒在大木板上,它不吭不叫。它像一個勇士,從容得讓操刀的孫屠不敢下手。

  “不打蒙頭杠子嗎?”爹問。孫屠哆哆嗦嗦地拿著長刀,他怕了。

  他喝一口酒問:“這豬怎么了?”

  “豬通人性,它并不笨。”上了中學的二叔說。

  “它知道自己要死了嗎?”孫屠又喝一口酒問。

  “它知道,它什么都知道。它知道誰殺它。”二叔說。

  “它知道是我殺的嗎?”孫屠臉灰了。

  “一定知道。美國的馬戲團都用豬當演員呢。報紙上說,豬還能當警犬使呢。”二叔不敢再說下去。

  “它給你打電話啦?”爹嫌二叔多嘴。

  “咣當”一聲,孫屠的刀落在磨刀石上,他不敢殺了。

  爹說:“老孫,你怕啥,你殺了一輩子啦。豬是咱陽間一道菜!”

  我和弟弟趁機說:“我們不吃大白豬的肉,放了它吧!”

  后邊排隊的一家等急了,說你家不殺就留下吧,賣了錢一樣割肉過年。大白豬聞聲站了起來,像走過刑場的一個犯人,帶著感激朝家里走。

  第二天,我被一陣怪叫聲吵醒,見窗外一片白,人影憧憧的。娘推門進屋帶著風雪,夜里下大雪了。娘說,這大白豬真怪,昨天躺在殺豬板上不叫,今天一上架子車就叫。我和弟弟知道爹要去集上賣豬,就慌忙起床,去救大白豬。

  外邊是大雪,有三尺厚,幾道車印子伸向遠處。

  買大白豬的是安六鎮的羊屠戶,他心狠手毒人吝嗇,早該掉河里淹死。娘很擔心他不舍得回我家一個豬頭。按當地老規矩,殺豬的人要是夠意思,就該回賣主一個豬頭。

  該吃飯時,爹從河灣大道回來了,提著一個大豬頭。他高興地吐著熱氣:“羊屠戶大氣了,回了大白豬的頭。”

  一個褪了毛的豬頭掛在了雪地上的曬衣架上。大白豬的眼沒有閉上,好像看著我們,我和弟弟嚇哭了。

  臘月二十八豬頭下鍋,拆成了待客的菜,一家人都忙著啃骨頭。我和弟弟不吃,但又饞,無奈中篡改了那首兒歌:“俺吃你,你別怪,你說你是陽間一道菜。”
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42
 樓主| 發表于 2009-6-9 23:41:22 | 只看該作者
禪意是一種生活態度
2007-1-17 14:38:00 作者:雪小禪 來源:本站
  我的一個朋友剛從新西蘭回來,他去那里之前每天的生活可以用紙醉金迷來形容,而且為自己的仕宦之路費盡心機,但偶然的一個機會他去新西蘭學習了兩年。

  兩年之后再回來,看到他的臉上常常有淡定的笑容,不吸煙不喝酒種花養鳥下圍棋性情大變,我問他,何以改變這么多?

  他說,給你講個故事吧。我在新西蘭的時候,住到一個牧場主家里,他們家有很多牧場,房子全是木頭的,這樣的田園生活已經延續一百多年了。牧場主家的房子前有一大株仙人掌,高大得可以伸到屋頂上去,又肥又大的仙人掌葉片會在成熟之后“啪嗒啪嗒”地落到房頂上,每年都會腐蝕房頂,把房頂砸壞,牧場主每年都要修房頂。我說:“把這棵仙人掌伐掉不就行了?省得費這個事。”而牧場的主人看了我一眼說:“這是一種生活樂趣,當我聽到仙人掌落到房頂的聲音,當我再修房頂時,我把它當成一種樂趣。”

  還有讓我的朋友更詫異的事情,牧場主的牧場居然有一塊最好的地是荒著的,而且什么也不種,就那么荒著。他問這是為什么,多可惜的土地啊,可以種什么長什么的,但牧場主給他的回答是:我不能種任何東西,因為我祖父有遺囑,他讓我父親在這塊地上什么都不要種,就這樣荒著,我父親給我的遺囑上也是這樣寫著,我祖父說,有一塊這樣的地荒著是一種美,那是一種寂靜之美。

  我的朋友聽呆了,天啊,荒著居然是一種美。兩年之后他終于明白了,荒著的確是一種美,禪意是一種生活態度,而那遺囑,是世界上最美麗的遺囑。

  還有一件事,英國首相布萊爾和夫人到法國南部一個小鎮上度假,但小鎮的人們依然是我行我素,并沒有因為布萊爾夫婦的到來有什么改變——他們依然在街邊喝咖啡曬太陽打橋牌。布萊爾喜歡小鎮上的一家酒吧,但那家小酒吧并沒有因為布萊爾的到來而改變什么,他們早早定下了休假計劃,恰巧和布萊爾夫婦來的日子沖突。所以,布萊爾夫婦看到了一個掛在酒吧門口的牌子:歡迎布萊爾先生和太太,我們正在度假,假期結束后會回來,很抱歉。

  看到這我心里開出一朵叫做禪意的花來,我想布萊爾夫婦也一定能理解這樣的度假,人和人之間是平等的,并沒有因為你是布萊爾我就會放棄自己的計劃,選擇一種淡定的生活其實是選擇了快樂。

  就像我終于明白,在紅塵中,不必要活得那樣累,為了名為了利為了不必要的那些得失而苦惱而沮喪,過一種禪意的生活,那才是生活的上品。只有那樣,我才能看到春天蟲子的蠕動,聞到空氣中花的芳香,看到天空中鳥的飛翔,我才聽到隔壁孩子的哭聲不再煩惱,看到別人又升了職不再眼紅,并且當鴿子落到外面的空調上時不再轟它們走,我還會把它們落在空調上的糞便清理走。

  我還會偶爾約上三五知己去喝喝茶,給遠方的朋友寫上一封手寫的信,給父母買一個過冬的手爐,給愛人織一雙手套,這些,都能讓我感覺到幸福和快樂。

  當然,我更會努力地工作和生活,像對待春天一樣,有一顆禪意的心,在滾滾紅塵中,慢慢修煉成一枝花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43
 樓主| 發表于 2009-6-9 23:48:53 | 只看該作者
懷念母親的“羊雜碎”
2007-1-17 14:40:00 作者:柴棟 來源:本站
  您喝過我們那里的羊雜碎嗎?清洗、煮熟后的羊腸、羊肚、羊血,佐以蔥、姜與紅辣椒,經烹調熬出的羊雜碎,肥而不膩、香辣可口,是我們那的一大特產。亦吃亦喝、去饑驅寒,幾碗下肚渾身發熱、四肢舒坦,也是我們鄉間難得的美味佳肴!

  離開故鄉半個世紀,我已是年逾花甲之人了,仍念念不忘家鄉的羊雜碎,尤其難忘母親做的“羊雜碎”。

  兒時的家鄉是塞外最貧瘠的一個小山村。我家一年四季填不飽肚子,能喝到一碗羊雜碎只能在夢中。我只有眼巴巴看別人家孩子端著碗喝羊雜碎的饞相,或偷偷地藏在人家的門窗外,貪婪地去吸那飄散出來的余香。為此沒少遭母親的責罵。母親說,嘴饞的孩子沒出息,也讓人看不起,男子漢要把牙長在心上。可饑餓難挨的我經不起那香噴噴、熱辣辣的誘惑,干癟的肚子讓饞蟲攪得心癢難耐。每當聽說村里誰家要殺羊,我總是光著腳丫,穿著露屁股褲子擠在人前,直看到人家收拾得一干二凈,仍磨磨蹭蹭不肯回家。記得有次正躲在門外忘我地吸著那香噴噴的熬羊雜味兒,被母親一把拉回家去,邊打邊拷問:叫你嘴饞,叫你不長記性,叫你沒志氣。直打得屁股紅腫發亮,我用歇斯底里的哭喊傾訴渴望,發泄委屈。

   有一次隔壁人家殺羊后給我家送來一碗羊雜碎,我未等人家走出家門,不顧一切奪過碗,急風暴雨般地狼吞虎咽起來。也許我饞(慘)不忍睹的樣子,刺痛了母愛,無知的舉動打碎了窮人僅有的那點尊嚴,母親苦笑著送走鄰居,轉身便淚珠簌簌流個不止。我這才覺得我的不省事,給困境中的母親的傷口上撒了一把鹽,含在嘴里的羊雜碎再也咽不下去了,轉身抱著母親放聲大哭起來。

  從那以后,我把奢望深深地埋在心底。

  一天,我背著母親做的新書包放學回家,看見母親懷里抱著一只被狼叼去尾巴的小羊羔,聽說是被我遠房大伯遺棄街頭,母親討回家的。它渾身顫抖不吃不喝奄奄一息,看到的人都說不會活多久的。可在母親嘴對嘴的精心喂養下,小羊在我家的土炕上奇跡般地站了起來。

  母親高興地說,等到過大年殺了,咱也能喝自家的羊雜碎了。我聽了心里甭提有多高興了,一放學便去拔羊草,一有空隙便牽著它去散步,伴著它一天天的長大。當我和它昂首挺胸穿過村子時,說不出的自豪,小羊羔的身上寄托著我的夢。

  年前,父親去借殺羊刀,要債的人已站滿了院子,我的腦袋被攪得亂七八糟。我無力挽救小羊羔的生命,更不忍面對父親的無奈選擇,母親的悲傷眼淚。我躲在屋子里,看著父親僵硬的臉上掛著微笑,把割開的羊肉一塊塊遞到別人手里,我的心里有說不出的酸楚。羊肉難以抵消完借債,父親只好把羊腸、羊肚,連同頭蹄心肝肺都讓拿去了。

  母親一個勁兒地安慰我,這是我家惟有的一點經濟,為了開春全家不餓肚子……我把淚水都咽到肚子里,笑著說,媽,我懂!貧窮啊——

  這個惡魔。等最后那位債主挑著羊皮走了后,靜靜的院子里只留下那半盆羊血。母親小心翼翼地挑出那些混雜在里面的羊毛,煮熟羊血后,添了一堆山藥、白菜,大大地熬了一鍋,先東家后西家還完情債。母親說,喝吧,這可是咱自家的羊雜碎,別嫌棄。為了讓父母高興,為了驅散罩在我家的那些愁云凄霧,我一連喝了三大碗,直喝得肚子滾瓜溜圓,只好在炕上打滾兒,嚇得父母手足無措不住嘆息。夜里母親抱著我說,媽做的哪能叫上羊雜碎,看把你喝的!我說,媽,您做的最香,是天底下最好的羊雜碎。母親撫摸著我的頭,滿意地笑了。

  母親的“羊雜碎”有著濃濃的親情,藏著巨大的動力,去我饑、暖我心、壯我志,伴隨我走過艱難困苦的歲月。

  每當我食欲不振時,母親總要給我做那沒有羊肚、羊腸,連羊血都沒有的羊雜碎。母親不知從哪里弄來一小塊羊油,拿著它在燒熱的鐵鍋里輕輕轉幾圈,“嚓啦——”羊油的香味頓時躥起直鉆入鼻腔,接著把蔥丁、山藥條、白菜絲倒入鍋內,加水熬煮,有時放入少許粉條兒,沒有就放少許豆腐,端鍋時熱麻油把辣椒一熗鍋里一澆,只聽“哧——”一聲,滿屋子香噴噴、辣絲絲。上面漂浮著一層油花兒,母親常對我說,一個油花兒“機靈”三天,我知道為的是誘惑我多喝一些,每次我都喝得津津有味,汗流浹背。

  如果我有個頭疼腦熱小感冒,不用說,母親一定會給我做她的“羊雜碎”的。只是少了什么也一定少不了蔥、姜、蒜、胡椒粉,再倒上很多油熗過的紅辣椒面,直把我辣得大汗淋漓,頭清眼亮,身體也爽快了許多。母親的“羊雜碎”還是我醫病的小偏方呢。

  60年代,我離家到縣城一所重點中學讀書。每當星期曰,總要路過縣城十字街的一個老字號羊雜碎店鋪,聞到那誘人的香味,不由得嗅嗅鼻子,可摸摸口袋里僅有的幾個省下來的伙食錢,想想還有急需購買的幾本書等著我去讀,慌忙把邁出的腳抽回來。待到假曰,我會急匆匆往家里奔,母親一定為我準備了接風洗塵的“羊雜碎”。

  以后我在外地找到一份滿意的工作,盡管衣食無憂,曰子過得一天比一天滋潤,但仍忘不了家鄉的羊雜碎,更懷念母親親手做的“羊雜碎”……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44
發表于 2009-6-10 15:58:17 | 只看該作者
親情濃濃,母愛偉大.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45
 樓主| 發表于 2009-6-10 16:42:07 | 只看該作者
本帖最后由 白永生 于 2009-6-10 22:16 編輯

一碗油鹽飯

前天
我放學回家
鍋里有一碗油鹽飯。
昨天
我放學回家
鍋里沒有一碗油鹽飯。
今天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我放學回家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炒了一碗油鹽飯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放在媽媽的墳前!
       多么平凡的文字卻能負載一個母親的全部生命質量,而這種在貧寒與凄苦中竭盡全力給后人以仁愛、溫馨和慈善,正是千萬母親的人性之光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46
發表于 2009-6-10 16:45:56 | 只看該作者
看了視頻,里面的文章都很美,特別欣賞《友情常伴》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47
發表于 2009-6-10 16:48:55 | 只看該作者
真的好想過那種禪意的生活,但我們都生活在俗世中,對于生活只能無奈的順從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48
 樓主| 發表于 2009-6-10 19:48:25 | 只看該作者
看了視頻,里面的文章都很美,特別欣賞《友情常伴》
悠游的魚 發表于 2009-6-10 16:45

謝謝你的欣賞,繁忙的工作之余,看看這樣的的文章,聆聽優雅的配樂朗誦,也是一種放松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49
 樓主| 發表于 2009-6-10 19:52:58 | 只看該作者
真的好想過那種禪意的生活,但我們都生活在俗世中,對于生活只能無奈的順從
悠游的魚 發表于 2009-6-10 16:48

只要心懷這種禪意,心靈或許會多一份寧靜。
歡迎跟帖美文和大家一起分享哈。:handshake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50
 樓主| 發表于 2009-6-10 21:16:19 | 只看該作者
親情濃濃,母愛偉大.
紅葉飛舞 發表于 2009-6-10 15:58

是的,母愛是無私而偉大的,我們應該好好回報才好哈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飞鱼导航